世界经济论坛:养老储蓄投资如何善用? 社会科学报

发布日期:2019-08-11 06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由于人类生命周期的延长和部分国家养老金投资收益不佳,到2050年世界主要大国的养老金缺口将达到令人吃惊的400万亿美元。这并非耸人听闻,而是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6月发布的白皮书《为我们的未来投资》[Investing in (and for) Our Future]得出的结论。报告对全球养老金缺口增大的形势进行了分析,阐述了各国不同的养老金体系,并对如何合理使用养老金储蓄进行投资提出了政策建议。

  世界各地的养老金体系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——由于预期寿命的增长,现有的退休承诺承受着压力。一些国家的退休金缺口已经相当大,预计到2050年,全球范围内的养老金缺口将显著扩大。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中国、印度、日本、荷兰、英国和美国等八个国家要么拥有最大的退休储蓄市场,要么属于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。2015年,这八个国家的退休金缺口总计已经达到70万亿美元。如果不采取措施提高总体储蓄水平,预计到2050年这一缺口将扩大到400万亿美元。

  为了缩小这一差距,我们需要将储蓄系统的覆盖面扩大到更多个人,并且利用科技提高储蓄水平。然而,为了有效地解决日益扩大的退休储蓄缺口,优化这些储蓄的投资也是至关重要的,以便使个人能够用他们所投资的钱获得良好的退休保障。良好的退休保障能够为个人提供充足的资金(退休人员的需求得到满足),具有可持续性(支出超出储蓄的风险很低),也确保了良好的灵活性(允许个人对生活事件进行响应)。

  对许多人来说,在年老时获得收入将是他们生活规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收入的来源和所需水平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情况,例如预期寿命和风险承受能力。对于那些足够幸运拥有这些养老金的人来说,国家资助或固定缴款计划(Defined Contribution, DC)养老金将构成他们退休收入的基础。由于政府或雇主养老金(传统的固定收益计划)面临的巨大压力,退休保障将越来越依赖于个人退休储蓄账户上积累的资产,以及对这些资产进行的有效管理。固定缴款计划已成为这种资产累积的主要手段。

  可持续性也可看作是一种风险管理。个人需要防范未来预期或意外的风险。同样,这种需要根据个人情况而有所不同。最显著的风险包括金融冲击、通胀、寿命等。这些风险可以通过保险和(或)担保投资基金等金融产品,甚至通过管理良好的投资组合得到缓解。

  良好的灵活性也很重要。退休后的支出有很多,其中一些是可以预期的,而另一些可能会让人感到意外。此外,还应考虑意外所得(即遗产或出售物业所得)的可能性。对灵活性的要求因人而异,也与退休者所在地的退休制度息息相关。例如,医疗支出将取决于个人的健康状况,以及他们是否居住在一个可获得普遍医疗的国家。

  以养老金为主导的澳大利亚退休体系,从积累的角度来看是最发达的体系之一,覆盖范围广、强制储蓄水平高、投资架构强大。目前,澳大利亚政府正致力于提出一个退休收入框架,目标是为退休人员提供一项综合收入产品。这一产品旨在关注退休人员的集体需求,为所有人或群体提供服务。

  在荷兰,固定收益计划(Defined Benefit, DB)仍然是主要的职业退休计划。固定收益计划是员工养老计划类型之一。养老金计划发起人在具有参与养老金资格的员工退休后,支付一定数目的资金,退休支付数量通常取决于雇员的服务年限和收人水平。然而,固定缴款计划被视为退休储蓄行业的未来。与英国一样,个人在退休年龄购买年金的要求已被取消。

  新加坡中央公积金(CPF)使新加坡公民能够在不同的账户中储蓄,以满足各种开支。CPF LIFE用于提供退休后的每月收入。根据设计,该系统确保了覆盖以下几方面内容:“基本住房保障”——在退休时缴清房屋贷款;“基本医疗保险”——足以应付未来可能发生的医疗费用;以及“日常开支所需现金”——满足退休后日常开支所需的现金。为实现这一目的,储蓄被分到不同的账户中。例如,有一个专门的账户来支付医疗开支,而另一个账户可以用来支付抵押贷款、教育费用、保险或投资,而最后一个账户是专门为老年和退休相关产品而创建的。

  英国《2015年养老金计划法》放松了此前对拥有固定缴款账户的个人如何使用其资产的限制。在此之前,个人可以将退休账户余额的25%作为免税现金一次性支付,剩下的75%(或更多)用于购买年金。该法案取消了购买年金的要求,取而代之的是允许个人将资金存入一个灵活的支取账户,不限制一年可以支取多少。

  在丹麦,退休金储蓄一般用于购买有保障的产品。也就是说,投入的资金保证会有一定的收益增加。最近,市场向非担保产品开放,目前此类产品约占新增贡献的70%。对于无担保产品,人们预计储蓄者将能够获得更好的长期投资回报,但与此同时,退休储蓄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。

  丹麦养老保险行业组织Forsikring & Pension在2003/2004年开始着手推出养老金储蓄信息项目,向储蓄者提供透明度。该组织的在线门户网站“养老金信息”(Pensionsinfo)使用来自退休计划提供者的实时最新信息,并为储蓄者提供各种养老金应享权益的预期退休收入准备。退休计划提供者受到审慎投资者原则的监管,根据他们预测的退休收入预测进行投资。所有的退休计划提供者都使用一套标准化的经济假设来提供预测。这些假设是由Forsikring & Pension聘请的独立经济学家小组设定的,他们的研究得到了丹麦银行业的支持。

  首先,政策制定者和计划提供者必须认识到,在其职业生涯中,普通的储蓄者将为多个雇主工作,并可能最终拥有多个退休账户。1979年美国全国青年纵向调查(National Longitudinal Survey of Youth 1979)是一项总部位于美国的调查,对大约1万名14-22岁的男性和女性进行了调查,他们在1979年第一次接受采访时的年龄为14-22岁,最近一次在2014-2015年接受采访时的年龄为49-58岁。调查发现,受访者在18岁到50岁之间人均换过11.9个工作。

  澳大利亚政府为储蓄者提供了一项服务,帮助他们找到和整合“丢失”的退休账户。澳大利亚的转账程序也被简化,使得储蓄者在换工作时更容易转移他们的退休账户。当个人对自己未来的储蓄和福利有一个全面的掌握时,为退休做计划就会变得更容易。在退休时有一个预期的结果也可能鼓励储蓄水平的提高。

  其次,一些国家的退休体系已经或正在提供产品或解决方案,旨在为大多数储蓄者提供一站式服务或解决方案,最理想的是为不同的储蓄者群体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。随着人们年龄的增长,他们的个人环境变得更加多样化。每个人对寿命的期望不同,降低风险的方法也不同。外部因素,例如所持有的实物资产、家庭成员提供的帮助、个人健康和受抚养人的护理需求,也将推动需求的多样化。

  因此,需要个性化的元素。澳大利亚对退休储蓄产品所做的工作就很有趣,因为人们认识到,一刀切的方法行不通。相反,这些解决方案是由几个基础产品创建的,可能允许根据具体情况使用杠杆。例如,同一公司的两名雇员在65岁时账户余额存在显著差异,他们的投资组合中用于购买年金的比例可能不同。这也可能受到每个人风险承受能力的影响。

  最后,在一些国家和地区,例如在地理位置偏远的地区,以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提供财务咨询可能是一项挑战。金融技术日益频繁的使用对金融咨询的提供产生了影响。美国的税务准备服务,以及其他行业(例如医疗咨询)越来越多地转向电话会议,通过互联网为客户提供一对一的预约服务。

  当然,对许多人来说,与人力财务顾问交谈,尤其是在人生的转折点(进入大学、建立家庭、计划退休和为死亡做准备),将继续具有吸引力和价值。这样的建议应该通过一套能力标准来传达,获得监管机构的认可,并得到个人的充分理解。投资组合规划、地方税法、储蓄和投资法规等领域的专业知识,则是财务顾问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。

 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68期第7版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,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报立场。香港六和开奖现场报码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